好咧
就这样吧

第十节 张岳其人其事

在市三人民医院痛打三虎子以后的2、3天。也就是1986年12月31日晚六点左右,由于赵爷爷去省里开会。孙大伟、小纪、李武等三人又全凑在了赵红兵家的二楼赵红兵的卧室里。

六中在新年元旦结束后整晚教学楼不熄灯,允许全校的同学在夜间12:00新年联欢过后继续打扑克、下象棋。由于12:00联欢以后约有2/3的同学会回家,赵红兵已经和高欢约好,12:00以后去六中高三、四班找高欢一起打扑克,孙大伟也惦记他的“女友”,也要跟着去,小纪、李武和张岳也起哄非要去。没办法,赵红兵只能答应了。那天张岳在下乡收国库粮还没回来,大家都边聊天边等张岳。

赵红兵听着他们聊天不怎么搭话,美滋滋的玩着吉他,看样子,他晚上去六中玩扑克的时候还想带着吉他。

“红兵啊,你去了以后只能下象棋,不能玩扑克”孙大伟故作表情凝重的说

“我凭什么不能玩扑克?”赵红兵不解

“你看看你那手指头,如果和高欢的同学一起玩牌,你的右手肯定要摸牌,人家看到你手指头肯定想:哎,大美女高欢怎么找了个残废呐!”孙大伟又故作替赵红兵着想的样子说。

“恩………………”赵红兵停了下来,沉思着

“恩,那晚上我就只用左手下象棋,不用右手,如果没人下象棋我就看热闹”赵红兵说。孙大伟这句玩笑话赵红兵还真当真了,他总是特为高欢着想,他怕他的心上人为他受哪怕一点委屈。

这时,门响了,狗却没叫。大家都知道,这肯定是张岳来了。如果不是张岳,这狼狗一定叫。这狼狗最怕张岳,只要张岳一出现,这狗立马钻到狗窝里不出来,并且吓的浑身哆嗦。

原因是张岳1986年11月有一次来赵红兵家时,这狼狗冲了上去狂吠并且要咬张岳。张岳一见狗冲上来怒不可遏,顺手抄了架在院子里花池旁的一把铁锨,狗咬来他也不躲,直接拿铁锨砸向了狗的脑袋。这狼狗一向被赵爷爷惯的威风的很,还没被人打过,这一铁锨把狼狗打翻在地以后狼狗爬起又冲了上来,这下咬到了张岳,但是张岳那天衣服穿的比较厚,还没被狗咬透张岳就又是一铁锨砸在了狼狗的头上。狼狗这下是怕了,转身就跑,张岳不肯善罢甘休,拿着铁锨追着狗继续打,打的狼狗满院子乱窜,最后,狼狗钻进了狗窝,张岳没辙,站在狗窝门前用铁锨开始戳狼狗。该狗痛得发出一阵阵的哀号。

张岳与狼狗的激战全过程被赵红兵和当时还没跑路的李四亲眼目睹了全过程。

“你说张岳和狼狗谁厉害”赵红兵问李四。赵红兵和李四在二楼的窗台上看见这人狗大战乐不可支

“肯定是张岳厉害,狼狗才一半是狼的血统,张岳则完全是个狼崽子”李四说。二狗认为李四对张岳的这句评价极为中肯。

“咱们别拦着,看看张岳今天能不能把狗给打死”赵红兵说。赵红兵最烦他家这只狼狗,因为赵爷爷总不在家,这狗总是由他来喂,一个大男人成天喂狗,换了谁不烦?赵红兵天天盼着狼狗死,这下可算张岳为他报仇了,他巴不得这狗快点死。张岳要不动手赵红兵该下毒了。

“狗的命大了,张岳这几铁锨没什么效果,肯定打不死”李四遗憾的说。

“完了,狗进洞了,狗洞修的太小了,大一点的话张岳肯定扔了铁锨钻进去和狼狗贴身肉搏”赵红兵后悔死了没把狗洞修的大一点。二狗认为:最了解张岳的永远是赵红兵,张岳眼睛一红什么事儿都干的出来,不管是人是狗,把他惹恼了他都去玩命,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不计后果。如果当天狗洞修的大一点,张岳肯定钻进去跟狗对掐。

“我操,你看张岳在干嘛?!”李四惊叫。原来张岳看见狗进了洞他却打不到狗,这哥们儿开始拆狗窝了。

“张岳,你住手!你拆了狗窝等我爸回来还得让我修!”看了半天热闹的赵红兵看见张岳要拆狗窝,实在忍不住了喊停了。

张岳红了眼正在跟狼狗玩命,但是赵红兵一喊他就停。真不知道这个狼崽子为什么就那么听赵红兵的话。

从那天开始,那只狼狗一见张岳就哆嗦,只要听张岳一敲门,这狗立马钻回狗窝。

且说12月31日那天二狗跑下去给张岳开门以后,发现张岳又是怒气冲冲,看见二狗一把把二狗抱起,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话也不多说就上了二楼。

上了二楼二狗才发现,张岳的脸上好脖子上几绺血印子,显然是被人挠的。

“呦!张岳,你强奸谁了?被人挠成这德行”孙大伟笑问

“我TMD被人强奸了!”张岳怒气冲冲

“张叔叔你被谁强奸了?”二狗当时还不懂强奸是怎么回事,以为强奸和殴打差不多,还问了张岳这么一句

“一个败家老娘们儿!”张岳说。

原来张岳那天下乡,到了一个村里。村长招待他,在村委会宰了一只鸡请张岳吃午饭。张岳也没客气,就留下来吃了。结果刚坐下来,该村常年在外跑盲流的流氓陈毅就进了村委会。看见村长在请张岳吃饭,陈毅根本没客气,也坐在了炕上准备开吃。

“他是谁?”张岳问村长

“哎,陈毅,市里的领导问你是谁呢?!”村长见到县城里来的干部都叫领导,更何况张岳是从市里的来的。

“哦,我叫陈毅,今年32,兄弟有事儿吗?”陈毅的流氓像露了出来。

“你为什么坐在这里吃?”张岳有点烦了

“我凭什么不能坐在这里吃,这是我们村,又不是你们村”陈毅耍开了无赖,看样子他是真不知道他面前的这位是个活阎王。

“你TMD给我下去,我不打你”张岳怒了

“你敢打我?你哥哥我也是走南闯北过的,什么世面没见过,你敢打我,我TMD讹死你!”陈毅说

“我操你妈!”张岳从炕上站起来一脚就踹到陈毅的头上,陈毅被这一脚从炕上踢到了地上。

倒在了地上的陈毅还没反应过怎么回事来,张岳已经光着脚丫子从炕上跳下去了。张岳拿起了地上的火钩子(北方农村生炉子用的一种工具,掏煤灰的)就开始朝他头上凿。陈毅抱着头站起来开始跑,张岳开始追。

陈毅是光着脚丫子跑,张岳也是光着脚丫子追,这两人连鞋都没穿。

陈毅边跑边说:“我他妈的讹死你!”。张岳边追边说:“我打死你,让你讹”,这俩人光着脚丫子在雪地里起码跑了500米,张岳看到追不上了才光着脚走回村委会。

“领导,你这是…………”村长接待的领导也不少,可张岳张岳凶悍的领导估计还是第一次。

“这要是我爷爷在,我爷爷非一枪打死他”张岳还不解气,上了炕说

“你爷爷…………”村长问

“我爷爷叫镇东洋”张岳说

“啊!……”估计这村长还在襁褓中的时候就被大人拿“镇东洋来了”吓唬。

村长和张岳又坐在炕上继续吃,几钟酒刚下肚,就从窗外见村委会外面又来了不少人。为首的是一个30多岁满脸横肉的女人,手里拿着镰刀、斧头、镐头的什么都有。

“把我家男人鞋还我,要么今天你就别想回城了”这个泼妇在外面喊。

“这傻娘们儿谁啊”张岳问村长

“陈毅的老婆”村长战战兢兢的回答,他以为张岳这下子算完了,到时候市里怪罪下来,他这个村长也逃脱不了干系。村长是低估了张岳,镇东洋不是浪得虚名,他的亲孙子自然也差不到哪去。

“今天看究竟是谁回不了家!”张岳下地穿了鞋,拿起了陈毅的鞋走了出去。

“你男人的鞋在这里!”张岳出了门用手提着鞋说

“给我,操你妈的”这女人果然凶悍,出口就是脏话

据张岳说,他本来是想把鞋还给这个女人的,结果他听这个女人一骂火气上涌,回头把这双鞋扔到了村委会的水井里。

“我操你妈”这个女人看见张岳把鞋扔到了井里冲了上来开始挠张岳。张岳猝不及防,脸上着实被这个女人挠了几把

张岳被这个女人挠的火起,他张岳可不是赵红兵,他可没那么绅士,他急了连和狗都能血拼更何况眼前这个女人。张岳一推就把这个女人推倒在地,然后踢了一脚。

这个女人身后的乡亲看见她被张岳打倒全冲了上来,这个女人也拿起了镰刀冲了上来。张岳回头就跑。

张岳跑可不是逃跑,他出村委会门以后就看见门口放着一把农村专门叉草用的三股钢叉,他是回头找这把钢叉去了。

三股钢叉到手以后,张岳转身杀了回来,看见冲锋在前的这个女人张岳就把手中的三股钢叉戳了过去。前文提过,张岳一出手就是想要人命,这次也不例外,张岳是朝那个女人的脖子叉过去的。

那个女人看见钢叉到了面前吓的呆住了,连躲都不敢躲,还好她身边有个年轻的小伙子手里拿着一把很长的耪锄(一种北方用来耪地的农具)架住了张岳的三股钢叉,但张岳的三股钢叉还是有一股扎到了那个女人的胳膊。

张岳又想来第二叉,被老村长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用张岳的话来说就是被老村长“黄龙缠腰”了。

“孩子,别打了”村长对张岳说

“老乡们别打了,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镇东洋的孙子!!!镇东洋!!”村长以前在中苏关系紧张的时期当过几年乡里民兵的排长,在村民间还是有点威信。

村民们一听到“镇东洋”三个字再没一个人向前冲了。看来镇东洋失踪了40年,但余威尚在。

“你提我爷爷干嘛,刚才谁冲上来我杀了谁”张岳还有点不情愿,他觉得他自己也可以对付这些村民,不用提他爷爷。

张岳回到村委会,慢慢腾腾的把那只鸡吃完,然后大摇大摆的走出村委会,在村子里赤手空拳的转了一圈,没一个村民敢拦他。而后,就上了回城的班车。

就这样,脸上和脖子上都见了红的张岳就出现在了赵红兵他们面前。

“张岳你真行,自己一个人跑到农村立威去了?”大家听完张岳的叙述以后都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你们还笑,我要是再看见那个老娘们儿,我非再挠她几下不可!”张岳恶狠狠的说。

大家笑的更厉害了。

张岳就是这样一个人,外表看起来白白净净,斯文秀气,小帅哥一个,但是血管中却始终流淌着那狂野的液体。他出身土匪世家,但读书却极为刻苦。他家出了两个大学生(他和他哥哥张飞)一时被传为我市的佳话。在张岳没成为黑社会头子之前还有人拿他家来论证“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这句话是绝对的谬论。

由于自幼家庭成分不好,家境贫寒。张岳希望成为受人尊敬的人上人的心情比谁都迫切,他学习时有那股狠劲,工作中有那股狠劲,打架更有那股狠劲。“无论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这是张岳做人的行为准则。只可惜后来他把狠劲用错了地方。

在90年代末张岳被枪决前,赵红兵去探望张岳,二人曾有如下的对话:

“张岳,事情已经到了今天这步,你自己做出的事你就要自己负责,别多想,安心上路吧!”

“红兵,在过去的十几年中,你曾多次劝我,我嘴上答应,实际都没听进去,我真后悔”

“别后悔了,再怎么说你也在咱们市风光了十几年,谁一提张岳不是翘大拇指”

“红兵,我们从高中就是同学,你知道吗?我从小最恨土匪和黑社会,就是因为我家出身是土匪,出身不好,从小我就是饥寒交迫,我真的希望自己会是个好人,让自己的儿孙能抬起头做人”

“虽然你判了死刑,但你也没干什么太伤天害理的事儿,不必太自责。你的儿子以后就是我的儿子,放心吧,兄弟”

“谢谢了,红兵,我刚才的话还没说完。从我真正成为了黑道大哥的那天起,我就在不停的自责,我不知道何时才能解脱。我从来没为自己是黑道大哥而觉得光荣过,相反,我一直觉得黑道大哥是耻辱的代名词”

“呵呵,我现在不也被称为黑道大哥吗?我不也活的很好吗”赵红兵插话说

“上了这条船就没法回头,我刚才说一直没法解脱。今天,是彻底解脱了”张岳没理会赵红兵的话,继续说了下去。

“恩,你解脱了,安心上路吧!”

“恩!”张岳惨白的脸露出了一丝真诚的微笑

相关推荐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