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咧
就这样吧

引子

讲一件和本文毫不无关的故事作为引子,以祭奠12年前去世的二狗的一位同学。

昨天是圣诞节,二狗在去淮海路的时代广场和几个朋友吃饭时看见门口立着一个足有5层楼高的紫色圣诞树。当看到这棵超大的圣诞树时二狗的心为之一颤,因为这棵树似曾相识。10几年前,曾有一位憨厚梗直的好同学在送了二狗一张上面画有和这棵圣诞树颜色和外型极其相似的一张圣诞贺卡后的10分钟后闯了弥天大祸。至今,二狗北方的老家里,依然珍藏着这张贺卡。

那年二狗上初三,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兼英语课代表。

初三上学期刚开学班里就转来了一个姓氏很奇怪的新同学,二狗和同学们都不认识这个姓到底读什么,包括老师也有很多不认识这个姓。所以方便起见,都把他叫光辉。光辉是从农村转学来的,家刚刚搬到城里,他的父亲在建筑队打工,妈妈则在家里给人干些织毛衣之类的零活,家庭很困难,他是家中的独子,年龄比同班同学都大上2-3岁,别的同学那年都是15岁,而他则17岁了。为了他能进市区的中学,他的父母不知道究竟想了多少办法。

光辉为人非常憨厚,而且很朴实,乐于助人,看到他的长相就让人想起鲁迅先生笔下的“少年闰土”。他由于刚从农村转学而来,穿衣服比较破,也比较邋遢。学习极为刻苦,但是成绩始终在中游,尤其是英语水平更差,他说的英文基本上只有他自己能听懂。所以班主任把他安排到班里英文水平最好的一个女生同桌,也就是二狗的前桌。但是那个女生嫌他比较邋遢,很不愿意和他说话,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个同桌,所以当他有问题不会时,通常都回过头来请教二狗。由于二狗从小就被父母下放到乡下的奶奶家,所以对光辉一点偏见都没有,而且觉得他人很好,很愿意帮他解答问题和跟他交朋友。

一来二去,二狗和光辉就成了好朋友,上学放学时顺路经常骑自行车送光辉回家。为什么要送他回家呢?是因为光辉家里根本给他买不起自行车,在94,95年那会,自行车对于一些穷人来说,依然是奢侈品。而二狗由于家庭条件还可以,上初二时家里就给二狗买了一辆“赛车”,说是赛车,其实也是自行车,只不过有变速之类的功能。现在二狗还记得那辆自行车,红色的,1100元买的,是初中时全校第一辆“赛车”。

二狗和光辉家顺路,所以总是带光辉一段,由于班里有很多同学瞧不起光辉,所以光辉对二狗更是感激不尽。当他知道由于二狗的家长工作忙,没时间给二狗做饭,二狗每天早上都不吃饭以后,他每天早上都给二狗带一张他妈妈烙的饼给二狗吃。

现在二狗还记得光辉妈妈烙饼的味道,里面松软外面酥脆,非常好吃。

事情发生在光辉转学来的那个冬天,冬天的体育活动课一般都是自由活动。而当时最流行的运动是羽毛球。

那天,一个女生把羽毛球打在了体育器械室的房顶上,就落在房沿上,体育器械室没在教学楼里,是外面的一个小平房,大约2米5左右的高度,同班的男生谁也上不去,当时又只有这一个羽毛球,大家都很着急。

这时光辉站出来了,说:“我试试吧!”乐于助人是光辉的天性。

同学们都很振奋,有人说要帮光辉“打肩”(就是说让光辉站在他的肩膀上),光辉笑着说不用。

只见光辉倒退大概十几步,然后速度极快的助跑,跑到房下第一脚踩上了窗台,然后借助跑之势向上一跃,左手抓住了平房顶下面的一个很宽的棱,然后左手再一用力,右手就搭上了房顶,右手再一用力,另一只左手就摘下了落在房顶的羽毛球。摘下以后又按原来的套路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地下。

身手太好了!!同学们当时都看的呆了,光辉整套动作一气呵成!简直像是电影里的飞贼!

被惊呆的不仅仅是同学们,还有路过的一个王姓的男年级组长和二狗的班主任——一位葛姓的女英语老师。

“道行不浅啊”王姓的年级组长发话了,也不知道是在夸光辉还是在讽刺光辉。

“多危险!!以后不许再上去了”在葛老师的眼中,王组长是在骂光辉

“再这样上去我要找你们家长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淘,以前我怎么没发现”葛老师继续说。

光辉低着头,说:“葛老师我以后再也不上了”。

葛老师和王组长点点头走了。

事情就发生在葛老师和王组长走后不到5分钟。

这时班里的一位叫韩千的同学又把羽毛球打到了器械室的房顶上,活动课还有10几分钟才结束,韩千还想继续打羽毛球,但他上不去房顶。这个韩千矮矮胖胖,学习成绩不错,但是平时在学校里嚣张的很,因为他有个叫韩炳的在同年级的堂哥堪称初中的校园一霸

这时,韩千想到了光辉。

“光辉,帮我把羽毛球拿下来,谢谢”韩千笑着说

“葛老师不让我上,你们也听见了”光辉说

“没事儿,葛老师现在也不在”韩千说

“不上!上又要挨训”光辉拒绝了。二狗知道他实在是太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来市区的中学的机会,最怕的就是老师。

“你TMD上不上”一向瞧不起光辉的韩千有点火了。

“不上!”光辉再次拒绝了。

“好!你不上,你不上我打死你”韩千火更大了。

“打死我也不上”光辉脾气很倔

话刚落地,韩千冲上去就对着光辉脸上打了一拳。

光辉人很老实,没敢还手。

“你上不上!”韩千看光辉没敢还手,更嚣张了

“你凭什么打我,我就不上”光辉更倔。

韩千又朝光辉一脚踹去,这下光辉躲了过去这一脚,并且伸手抓住了韩千的腿用力向后一拽,韩千摔倒在了地上。

地上全是雪,韩千摔的极是狼狈。同学们“哄”的一下笑开了

韩千恼羞成怒,从地上爬起来就和光辉撕打在了一起,光辉也被惹恼了,俩人打的不可开交。同学们多数都在看热闹,没几个人上去拉,即使有人拉,也是帮着韩千拉“偏架”。二狗也冲上去拉架,可二人打的火起,根本拉不开。

这时,葛老师冲了过来,扯着她那高八度的嗓门喊:别打了!!

上初中的孩子都很怕老师,一听见班主任在喊,二人都停下了。

停下来才看见,虽然韩千有人帮忙拉偏架,但是还是吃了亏,鼻子被打破,脸上全是血,而光辉看起来没什么大问题。

“都来我的办公室!”葛老师又扯着他那大嗓门喊

光辉和韩千都低着头跟着葛老师走了。

10分钟后,活动课结束,二狗作为英文课代表去葛老师的办公室拿家庭作业。一进办公室的门,看见只有光辉一个人在办公室里,韩千则由于鼻子流血不止,去学校的医务室处置了。

“光辉,为什么打架?”葛老师第一句就问

“韩千打我!”光辉说

“打你!他为什么不打别人?!”葛老师恶狠狠的说

“………………”光辉一向木呐,被葛老师这句泼妇似的怒喝问的说不出话来。

至今二狗仍然不能理解更不能原谅这句话。

作为人民教师,凭什么葛老师不分是非曲直的认为只要是打架就是双方的错?凭什么葛老师就去偏袒父母经常给她送礼的韩千?凭什么葛老师瞧不起刚从乡下来的光辉,不给他任何辩解的机会?葛老师作为一名教师又凭什么说出蛮不讲理的“为什么他不打别人”这样的话,难道挨打的人就一定有要被打的理由吗,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二狗在初中三年里,曾无数次的听过该老师如此“断案”,更无数次说出这句话,仿佛这句“他为什么不打别人呢?”是她认为最经典、最有道理并且还是最能把学生问的说不出道理的话。在二狗小学初中高中这11年的岁月里,经历过多个像葛老师这样蛮不讲理的泼妇,她们的素质根本就不配当老师。当前有人说中国的教育很失败,二狗想说:的确是失败,但是失败的最大原因可能并不是某些人嗤之以鼻的“高考制度”,而是基层有着一大批非要把学生教育成“无论受到多大的委屈,都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如果还手还口的话那么即使你有天大的道理你也是错的”老师。这些老师的做法不但助长了品质不好的学生的嚣张气焰,更从根上抹杀掉了大部分善良的中国人身上的血性!

如果葛老师能认真的听光辉的解释而不是把韩千和光辉同罪论处的话。那么接下来发生的事可能是光辉去找葛老师解决,而不是自己解决,更不能发生后面的血案。

当天下午在“葫芦官判断葫芦案”以后,二人出了葛老师办公室的门,韩千就对光辉撂下一句:“你等着!”

下午放学,二狗像往常一样骑车带着光辉走。离开校门还不到200米,就被韩千带着5个人拦住,韩千带的人里,有他的堂哥小古惑仔韩炳。很明显,韩千是找来他的堂哥韩炳报仇来了

“二狗,你下来,没你事儿”韩千说

“你要打光辉?都是同班同学,打什么啊?”二狗想打圆场

“二狗你别管,今天我就是收拾他”韩千恶狠狠的说

“今天我在这里,咱们都是同学,你们谁也别动手!”二狗说。

二狗知道韩千有欺负光辉的胆子,但绝对没有欺负二狗的胆子。虽然二狗很老实从不打架,但是都知道二狗有个干哥是赵晓波,赵晓波不但是当时已经是全市毫无争议的黑道一哥的赵红兵的亲侄子,而且他本人也已经是全市同龄人中名头最响的混子。而且赵红兵是从小把二狗哄到大,对二狗像是亲侄子一样。借韩千和韩炳几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动二狗一指头。

“二狗,闪开,今天我就是要废了他!”看来韩千是恼了,二狗怎么劝也不起作用。

韩炳先动的手,把光辉从自行车上拽了下来就是一脚,紧接着其它的人一哄而上,抓着光辉的头发开始朝头部乱踢。他们穿的全是当时流行的军勾皮鞋,踢一下够受的。

二狗扔下自行车冲上去开始拉架,但是抓光辉头发的至少有三个人,二狗一人之力根本没办法拉开,心急如焚。

这时二狗的7,8个放学路过同学赶了过来,还有几个女生,看见光辉在这边挨打,也放下自行车跑来拉架,其中就有光辉的同桌,女孩子的心肠都是很好的,看见自己的同学被欺负都上来拉架。韩千韩炳他们看见有女生拉架,也不好意思再打了,都放开了光辉的头发。

被放开了头发的光辉满脸是血,像一头猛虎一样冲向了韩炳,冲上去就是一拳。就这一拳,就打掉了韩炳的一颗门牙。

这个憨厚的农村孩子彻底被韩千和韩炳几个人激怒了。

剧痛中的韩炳火冒三丈,又要伸手抓光辉的头发。

这时,二狗和同学们挡在了光辉的身前。

“要打他,先打我吧,要么我把晓波找来评评理?你要是觉得晓波不行我找红兵给你评评理”二狗说。虽然二狗从不向别人提和这些社会流氓的关系,但是同班同学都知道赵晓波经常来学校找二狗玩,赵红兵也开车来学校接过二狗几次。赵红兵在这些学校小霸王的面前绝对是个超级大人物。

“这事儿没完!”韩炳捂着嘴带着韩千等几个人走了。

光辉是那种脾气倔强的农村孩子,受了欺负还不敢让家里人知道,放学没回家在二狗家洗了又洗,由于头发被几个人狠狠的抓了几分钟,头发一掳就掉下一把。

“韩千他们也太狠了,怎么这么打”二狗说

“我觉得他们还会找我”光辉担心的说

“不会的,实在过几天我找我干哥赵晓波去找韩炳他们,没事儿”二狗没太当回事。

这件事也就成了二狗今生最大的遗憾,如果二狗当天晚上就去隔壁找赵晓波或者赵红兵,那根本后面的事情就不可能发生了。偶尔,大流氓在这个社会中能起到良性的作用,有大哥出面总能阻止事态进一步恶化。

二狗没去找的原因并不是二狗因为懒没去找。而是因为1,二狗认为韩炳不会再去找光辉报复。当时他说那句“这事儿没完!”只不过是在吓唬人。2,虽然赵晓波是从小到大的最好的玩伴,而且还是二狗爸爸的干儿子,但是二狗不大愿意和他这样的人过多的接触。3,赵晓波当时心狠手辣,出手太重。如果把他找了去,他非把韩炳毒打一顿不可。如果到时候韩炳告诉了学校,二狗还要被处分,二狗一向怕事,非常怕事。

事情发生后的第2天一早,二狗就发现光辉带了一把水果刀,那把水果刀是黄色的柄,刀刃很长,阳光下一闪一闪,很是锋利。光辉就把这把刀插了腰的皮带上。

“你怎么还带刀来学校了?”在两节课结束后上课间操前做眼保健操时,二狗忍不住了问

“防身”光辉说完还憨厚的笑着

“在哪弄的?还是放书包里吧”二狗说

“跟家里撒谎要了5块钱卷纸费,花了2块6买了这把水果刀,还给你买了这个”光辉说着递给了二狗一张很大的贺卡。

当时的贺卡都很小,大概只有64开纸那么大,而光辉给二狗的这张则足有16开纸那么大,上面画着一棵紫色的很大的圣诞树。而且不同于其它平面贺卡的是这张贺卡表面亮晶晶贴着很多小星星,很是高档,二狗当时已经收到了20几张贺卡但没一张有这张高档,这张贺卡至少2块钱。平时连1毛钱买个棉花糖都舍不得的光辉给二狗买了这么好的一张贺卡,二狗很是激动。至今二狗还记得贺卡里写的最后一句:“是鸿鹄总能飞翔,愿你成为搏击长空的鸿鹄”。

“谢谢你光辉”二狗说

“呵呵,不客气,一起上间操去”光辉说

“你去吧,我今天留教室值日,不上操了”二狗说

“真幸福,我走了”光辉说

这是二狗听见光辉人生中说的最后一句话

由于没有去上间操,所以事情的具体发生经过二狗没看见,以下的内容都是目击者的描述。

上午的课间操结束后,韩炳和他另外的几个同学就找到了光辉,把光辉拉到教学楼的后面抓住头发又开始乱踢,在他们乱踢的过程中,光辉拔出了那把黄柄水果刀,由于头发被抓住并把头按了下来,弯着腰的光辉根本看不清前面是谁,被打的失去理智的光辉拔出刀直接朝在他正前方抓他头发的那个人的胸部和腹部捅了几刀。

光辉捅到的人就是韩炳。

连捅了6刀,刀刀致命,其它围着光辉的打的人吓的四散而逃。

据在场的同学说:当时韩炳就躺在地上吐了血沫子,面目狰狞,发出几声嘶吼。

随后光辉被校警带走,20几分钟后就得到消息:韩炳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就已经身亡。

当天二狗印象中最深刻的是韩炳的妈妈,那个头发花白、看起来的年龄远大于实际年龄的一个中年妇女。她那撕心咧肺的哭声始终萦绕在二狗的耳边。

“还我儿子!”韩炳的妈妈那双满是老茧、被冻裂了口子的双手抓住了刚刚走进教室的葛老师的领口。

“你儿子是我们班学生杀的,又不是我杀的”葛老师依然是那种泼妇的表情,对这样让人心碎的场面无动于衷。当时班上很多女生看见这个可怜的妈妈,都忍不住落下泪来。

“还我儿子!”已经失去理智的韩炳的妈妈依然用嘶哑的嗓音重复着着一句。

“你再抓我,我就找校警了!”葛老师真是铁石心肠,二狗至今佩服不已。

“还——我——儿——子”韩炳的妈妈已经没力气再喊了,抓着葛老师的领口身子瘫了下去。

“松开”葛老师看样子火很大,拉开了韩炳的妈妈的双手,气冲冲的走了教室。韩炳的妈妈则躺在了讲台上抽泣,班里的几个女生把她扶了起来,送了出去。

从韩炳的妈妈刚进教室,二狗就认出她是在铁路工人文化宫前卖瓜子的老太太,以前一直以为她至少有50岁,没想到她的儿子才15岁。事后知道,韩炳的爸爸去世的早,韩炳的妈妈又没什么文化,只能在铁路工人文化宫前摆一个卖瓜子的小摊,每包瓜子3毛钱或者5毛钱这样一分一毛的赚钱供韩炳读书,韩炳就是她的精神支柱,是她活下去的希望。如今,韩炳死了。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见到韩炳的妈妈在铁路工人文化宫前卖瓜子。直到三年多以后的一个端午节,正在上高三的二狗骑自行车路过另一个电影院东风剧场时又看见了这个老太太,她坐在马路牙子上,头发已经全白了,很凌乱,脸上已布满皱纹,瘦小枯干虚弱的很,看起来至少有60岁。手里拿着一根木棍,木棍上挂着几个纸做的葫芦。我市的风俗就是端午节家的窗户上都要挂个葫芦。

“阿姨,多少钱”二狗停下自行车问

“一块钱一个”韩炳的妈妈说话的时候都没抬起那浑浊的双眼看二狗一眼

“一共多少个,我全买了”二狗拿出了早上妈妈给的10块钱午饭钱买下了7个葫芦。

“孩子,找你的钱”韩炳的妈妈找了3块钱给二狗,二狗看见她的嘴角挂着一丝微笑。

二狗拿了葫芦骑上自行车,心里沉沉的、酸酸的。韩炳欺负人的确是不对,但他是要需要付出生命为代价吗?扔下他那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就这样撒手走了?因为这点小事死在他那本应最美好的少年时光,值得吗?而光辉呢?这个总是憨笑的农村孩子,由于杀人时已满16周岁进了看守所,在看守所7个月后就被其它犯人打死,只比韩炳晚死了7个月,同样为此事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世界就是这么奇妙,有的流氓打打杀杀一辈子,到了40,50岁还活的好好的。而有的人一辈子只打了一架却死了。韩炳和光辉谁该死?谁都不该死!二狗认为,如果此事一定要有一个人应该承担责任去死的话,那二狗宁愿去选择那个泼妇般的班主任葛老师。并不是因为二狗对这位老师有偏见或者这位老师曾经给过二狗小鞋穿。相反,由于二狗的学习成绩一向不错很受这位老师器重。

二狗认为该死的是这位葛老师的原因是:孩子们眼中,老师是神圣的、是极具公信力的、是很少出错的法官。而当孩子们出现了问题需要去等待老师去裁判时,该老师失去了应有的公正与耐心,使光辉受到了太大的委屈无处倾诉,只能选择自己解决,从而酿成血案。而韩千则是由于该老师的纵容才敢“把斗殴进行到底”,使他的堂哥死在了几千人的眼前、冰冷的学校操场。

两条如花的生命就此凋谢,其中的一个就是在随后的几年中被下届下下届的同学们口中称为“学校建校百年以来最大的流氓”的“臭名昭著”的光辉,那个憨厚朴实总是憨笑着对二狗说:“二狗,吃饼吗?我妈妈烙的饼”的光辉。

心酸,泪下。

和本文内容无关的事情到这里讲完了。二狗之所以讲这个故事是想说:1,该死的人总是不死,不该死的人却早早死去,这是天意吗?2,人在犯了错以后,受到更大惩罚的可能是他的爸爸、妈妈和那些爱他的人。3,或许有的善良或曾经善良的人由于种种原因成为了人们口中十恶不赦的恶棍。4,在某些人变为恶棍的过程中,一些看似正派的人士本应该为其承担责任,是逼良为娼。

接下来的几十万字中,将出现几个曾在祖国南疆的老山前线上为保护祖国的领土和人民浴血奋战、在潮湿的猫耳洞中度过自己战斗的青春、在越南鬼子的隆隆炮声中奋勇杀敌的几个退伍兵。退伍几年后,他们的三棱刮刀和双管猎枪转过来对准了自己曾愿付出鲜血和生命为之保卫的人民,这又是为什么?

这几个人和所发生的事情中,或许还有光辉的影子。

相关推荐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