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咧
就这样吧

附二 655次举报前后:愈演愈烈

  渭南市“办”了李万明后,有关移民的问题出现了两个方面的骤变:一方面是激发了不服“惩处”的李万明更大规模的举报,1997年初,他的举报仅100余件(次),而那之后至今,他的举报已快近700件(次)。对着香港记者伸去的电视采访话筒,他宣称:在反腐败上,亲朋好友反对,我就断绝关系,孩子反对,我就不认他这个子女,妻子反对,我就离婚,举报的问题得不到有效查处,我会一直告下去,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另一方面,在移民金费、土地等方面出现的问题也愈演愈烈。渭南移民局一干部告诉记者:库区内的富余土地原本有十余万亩,但1998年至2001年前有两次统计,一次的统计数是8万亩,一次是6万亩,2004年上报的统计数变成了5万亩,去年统计时只剩下3万多亩。估计再过一两年,这3万多亩也就会全都“蒸发”了。郑博分析,富余土地“缩水”的原因有三:一是黄河每年发水冲走了估计有一万亩多土地,二是搞建设用了一些,三是下边瞒报富余土地的情况比较严重。对瞒报土地的情况,这位原主任无可奈何地叹息道:没办法呀,基层一些人本位主义严重,总想把富余土地瞒在小集体利益内,加之缺乏监督,这部分土地便一点一点地被他们吞掉了。
  “基层为什么敢吞这些土地?”郑博摇头。移民局的一职工告诉记者:市里对李万明的态度决定了基层敢“吞”这些土地,这还不明摆着吗,李万明告土地等事,市里把他“办”了,这其实就是市里的态度,等于在无形地告诉基层:别怕,李万明告的那些事在我们这里不管用。有了这种无形的“暗示”,没有顾忌的基层“吞”你几万亩土地不过小菜一碟。
  移民款流失的黑洞在渭南的一些地方也越来越明显和无所顾忌。去年,渭南某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华阴市移民局的账务时发现,该局将43万元移民资金外借给单位和私人。该市各乡、镇截留移民建房扶持资金等款项77万元。一些地方更是把移民款当成了“唐僧肉”:北社乡“捐”3000元给派出所买车;5288元成了党代会、人代会的招待费;用8390元为春节运动会办福利;五合乡政府则干脆动用4万余元买来一辆小车……
  在渭南,记者听得最多的是人们对该市移民办与省移民办将数千万移民资金投资后“全都像扔进水里连水泡都没有冒一个”的痛心。至今,大家仍记得当年郑博从省里开会回来动员“要敢试、敢冒、敢闯,要组织大部分人去赚钱盈利、要赚大钱、盈大利”时那亢奋的样子。接下来,省移民办带头将500万投放到广州炒房地产,接下来,省、地、县又各出300万元移民资金投进了大荔的矿泉水公司,再接下来,市移民办鬼使神差地将75万元投去打油井,并给5个科室各发10万元去“下海”。结果,所有的移民款全都丢在了“海”里。人们惋惜:几千万用于移民,可以解决多少人的衣食住行呀!可领导们不这样想,渭南行署的一份材料中说,移民部门办经济实体起步迟、经验不足,亏了钱只是一个总结经验教训的问题。
  一移民干部以他独特的幽默对记者说,渭南移民办损失数百万投资款唯一的收获是练大了郑博的胆量。现在的市移民局每年招待费不过几万元,但郑博当主任那会儿,哪一年没有二三十万元能下得来?开会发包发钱发手表,连他在华山承办一次同学会,也要用移民资金去开支,为了宣传自己在任期间的“功绩”,半年内就用掉了40多万元的宣传费。连郑博也不得不承认:为了给自己离岗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宣传有点过多过滥。不过,自我宣传的效果似乎并不太好,2000年,郑博在市移民局“三讲”了三次都未能过关。前两次,全局一半多的干部职工都不给他划满意票,第三次还比第一次民主测评多了2张反对票。11月,市委、市政府不得不免去郑博的党内外职务。
  不过,失去职务的郑博早找好了退路——1998年,郑博从局里调出100万元,从省移民办弄来400万元,在渭南成立了一个“移民基金会”,并亲任基金会秘书长。次年,陕西省人民政府下发关于清理整顿农村合作基金会工作的实施意见,要求立即撤销各种形式的农村基金会及联合会机构。郑博等人的“移民基金会”摇身一变,改名为“移民扶贫协会”。据郑博讲,自己如今已是协会的会长了,协会经营得还不错。他每个月还能从协会有一点收入。记者问,中纪委规定,领导干部退休离职后,三年内不得在原工作单位经营的企业任职或经商。你退休前就在“移民扶贫协会”任职,是不是……郑博似乎知道记者要问什么,很干脆地答道,是有一点不符合纪律,不过……
  记者等了很久,郑博始终没有讲出“不过”后边的“理由”。
相关推荐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