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咧
就这样吧

附二 655次举报前后:“扰乱社会秩序者”遭“法办”

  一张报纸将渭南“搅”得天翻地覆。采访中,听群众讲,1996年12月后的一个多月里,在当地政府领导的指挥下,成群结队的公安干警、武警、治安联防队员及治理车匪路霸队员,开着警车,带着手铐,在华阴、大荔和潼关3个县的移民区搜查、收缴《工人日报》。
  在《工人日报》的文章刚刊出时,就有风传市里要“办”李万明。李万明回忆说,听到消息后,我一点也不害怕,因那些年我被“办”的时候太多了,什么样的打击没经历过?平时开会,领导把我同几名罪犯排列在一起批判。公务员考核,我被定为不称职公务员,“延期半年确定考核等次”。党员评议,我被定为不合格党员。晋级升工资,我长期“靠边站”。领导甚至连办公的地方都不给我安排。都这样了,他们还能怎样“办”我?
  不害怕被“办”的李万明仍抓紧时间写举报信。1997年元月7日上午,正在家里写信,一群公安闯了进来,把他押上了警车。由于连续几昼夜写举报信实在太累,上警车不久他便呼呼入睡。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有人将他推醒,说到地点了。下车后,李万明发现院子里除有部队战士站岗外,还有公安干警值班把守,拘禁室内,四、五个治理公路车匪路霸队员对他实施着24小时看守。
  后来李万明才知道,关押他的地方是距渭南市一百多里之外的渭河滩某军事基地的招待所。
  这次羁押包括李万明中途逃跑的一个星期共21天。执行这次侦查和羁押任务的华阴市公安局事后证实:李万明于1997年元月7日因涉嫌违法问题,被我局依法传唤,次日办理监视居住,28日撤消。当年的12月4日,华阴市公安局又决定以“扰乱社会秩序”的名义对李给予警告处罚。
  李万明根本不承认自己有任何问题,“进去”后便找公安人员理论,公安人员警告说:“放老实点,好多领导对你都很重视、很关注,你必须伏法认罪,否则就对你绳之以法!”李万明仍倔着性子问,“我究竟犯了什么罪?”公安人员告诉他,你已构成鼓动移民非法集会,扰乱社会秩序。
  为了证实李万明是否提议或暗示过要移民开会,公安机关先后三次到接收报纸的刘怀荣处调查,要求刘指证“是李万明让移民聚集学报纸的”。采访时,刘怀荣告诉记者:“我已经是80多岁的人了,绝不会说谎话。李万明在那天把报纸给我后就急匆匆地走了,当时根本就没想到开个什么会。”
  因送报被“办”,李万明不服。审讯中,他问,《工人日报》是全国总工会的报纸,我送给移民怎么就犯法了?公安人员告诉他:“送报纸本没有错,也不算违法。但移民集会属于违法行为,由于移民读你送的报纸,才形成的非法集会,所以,你要承担一定责任。”李万明却不以为然,羁押期间,在偷偷写给中纪委等四部门的信中,他都问到了同一问题:渭南的一些领导违背中央的安置计划,把本应用于安置移民的土地划给其他单位,用移民资金送礼买奖品,乱借移民资金,我把这些真相认移民知道了就违法了?他们违背中央指示,侵害移民利益的事被举报被移民知道了或者移民要找他们理论,就是破坏稳定?就是扰乱社会秩序?没有他们的行为,哪有我的“违法”?我认为,就是违法,也只是违的渭南一些官员的法,没有违国家的法。
  李万明把这一“理论”一直坚持到至今,后来,举报一些官员克扣移民建房款、迟迟不将“03”灾后重建款用于灾民等问题被人非议时,他也曾以这些“理论”去问别人。但1997年那次,他这样去追问公安人员时,却落得个“顽固不化,不肯悔改”的案件态度认定。不久,一看守悄悄告诉李万明,“在这里审不出啥,你要被转移到看守所长期关押了。”
  李万明知道长期关押的结局是什么。他决计逃跑。元月下旬的一个星期天早上,漫天大雾,看守人员大多借礼拜之机回家了,只有一个看守。趁其不留神,李万明逃出了军事基地,在浓雾的掩护下,他狂奔5小时,登上了北上的列车。
  逃到北京后,李万明在《工人日报》记者的陪同下到中纪委第九室反映情况。九室的领导向陕西交涉后,李万明重新回到了渭河滩的军事基地。三天后,李万明被无罪释放。
  回单位后,李万明被羁押的20余天被定为“旷工”。郑博告诉记者:我们还以矿工的名义扣了他的津贴费。至于为什么要扣,郑博闭口不谈。
相关推荐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