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咧
就这样吧

附二 655次举报前后:举报风波

  据李万明讲,他对渭南市及中央、陕西移民部门的举报是1992年开始的,到目前为止,举报的问题共43个,“涉及多方面的腐败问题”。而在1997年前,他举报的问题只有20个,主要集中在移民资金的借出和投资造成的损失等方面。那时,他对自己举报的问题的定性是渭南移民办对移民资金“乱花滥用”。
  他说,举报之初,我先将举报信分别送给我局领导、市政府分管领导及省移民办领导,并告诉他们,我李万明搞阳谋不搞阴谋,也不愿与领导闹矛盾,所以先请你们阅看举报信,希望你们能自省自纠。当时我想,如果他们能改,那么我就可以不投书举报了。可是,几位领导看举报信后都不以为然,我只好愤然将举报信发往了北京……
  1996年4月,李万明的举报经国务院办公厅和中央有关部门批转陕西,根据程安东省长的批示,省水利厅监察室派员会同省移民办的一位领导和渭南监察局进行了调查。后来,渭南市政府在一份文件中是这样向陕西省政府报告调查结果的:李万明反映的20个问题中,“擅自压缩返库人数吃空缺金费,给财政局借款、给广播局借款、处理农场资金纳入小金库、给上级送钱送贵重理品”等最主要的六个问题,是失实的;“外出学习考察、领导出国、非移民进库安置”等六个问题不能成立;“给本单位职工发床板”等四个问题,属于手续不完备和一般违纪问题;“创办经济实体效益差、入股大荔矿泉水厂、地区物资局欠款、对扶持资金管理不够扎实”等四个问题属于一般工作问题……
  “对这次调查,我十分不服。”事隔十年,李万明对那次调查仍不屑一顾,“省移民办参加调查的那位领导本身就是被举报人,被调查者调查对自己的举报,这种调查还有公正可言吗?”李万明指着一大堆材料反驳着其中的一些结论:
  “中央决定安置15万人,渭南市只安置7.3万余人而谎称安置12万,后又改称10万,但中央在前期和后来都是按15万人在划地拨款和安排物资,7万多人而享用着中央十多万人的资金、物资和土地,当年,多少人倒卖供给移民的钢材、
  木料、柴油等专项物资计划指标,从中牟取暴利。这个吃空缺的事实是失实的吗?”
  “1993年春节前,我们局用2辆卡车拉着西凤酒等贵重礼品到北京给有关领导送情,这是失实的吗?(注:采访时,郑博对记者讲:那一年,我们是给北京某些领导拜过年,但不是拉的两卡车礼物,是两小车,礼品也不全是西凤酒,还有本地的酒和土特产。)”
  “因某省领导是大荔人,郑博出于巴结的目的入股300万到大荔矿泉水公司与法国人合资,后这个公司破产时法国人并无多大损失,郑博却因合资而被法国人请到巴黎游玩近两个月,他在凯旋门前的留影就印在他那本没有书号的《心迹集》中,这怎么能说是失实的呢?(注:据郑博讲,某省领导给他讲过让市移民办入股大荔矿泉水公司的事,在法国的费用是法国人开支的)。”
  “库区内非移民问题严重地存在着,他们凭什么说不成立?”讲到这里,李万明指着1987年8月21日的《渭南报》念道:审计机关查出,地区移民办弄虚作假,把新购的20多套床板、床头(单价177元)折为30元一套处理给职工……念完,李万明说,如果就此为止也许真是一般违纪问题,但恶劣的是,市纪委责令郑博三次检讨并让其将床收回,过了半年,风头过后,郑博干脆一分钱不收,以借的名义又把几十副床头床板全“借”给了职工。如今20年过去了也未收回(这一说法在郑博处也得到了应证),这也是手续不完备一般的违纪吗?中央曾经明确规定,“移民经费属救济性质,必须加强管理,专款专用,不得用于非移民项目。”但在渭南,某些领导却把移民款随意借给个人和其他单位至今仍有220多万未收回。陕西省审计厅《1994》205号《审计结论和决定》称:1993年6月,渭南移民办将入股大荔矿泉水的300万元移民专项资金和借给有关县移民办兴办实体的专款300万元转作落实政策支出,造成虚列支出600万元,外借资金200万元。违反了移民资金管理的规定,违反了财经纪律,本应从严处理,但考虑到今后移民工作的需要,因此不予处罚。建议对外借资金落实责任确保收回,及时用于移民工作。审计厅都说本应从严处理,但调查的人为什么认定是一般工作问题呢?这样的调查谁服!
  不服调查结果的李万明想把举报的希望寄托于媒体。媒体对李万明的举报给予了关注,1996年12月18日,《工人日报》以“移民款不能乱用”为题刊登了李万明的举报,同时还刊发了该报记者丁国元的“调查附记”。
  一场轩然大波随之而起,渭南乃至陕西官方都把紧张而愤怒的目光集中在了李万明身上。1997年元月,市监察局首先对举报者进行了调查。不久,一份长达12页的调查报告摆上了市政府常委会,报告认定:由于李万明政治学习抓得不紧,个人主义思想比较严重,他提出进修、办实体、分房等要求一旦得不到满足,就纠缠领导,散发材料制造舆论。去年12月18日,《工人日报》刊登《移民款不能乱用》后,李万明连夜起草了《致三门狭库区和安置区全体移民的一封公开信》,连同《工人日报》的文章一起赶印3000份,送到库区“移民领袖”刘怀荣手中。12月22日,刘组织华阴、大荔两县市200多人参加,500多人围观的移民“上访汇报动员群众反贪大会”,宣布动员并组织移民代表上访,并见程安东省长,被公安部门定为非法集会。
  在给省委常委会汇报时,渭南市委、市府要求:对在这次非法集会活动中起了一定煽动作用的李某至少进行劳动教养;《工人日报》是这次非法集会的直接导火索,要采取有效措施尽快消除和挽回由此引起的不良影响。此后,市里紧锣密鼓地展开了行动:1月12日,省委宣传部传真中宣部,“恳请给各省宣传部打个招呼,通知各地报刊不得转载《工人日报》李万明的来信和丁国元的调查附记”。春节期间,由省、市组成的汇报组赴京向中纪委、中宣部、水利部汇报。与此同时,对李万明采取的“措施”也在渭南展开。
相关推荐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