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咧
就这样吧

附二 655次举报前后:“富余土地”留下的后患

  渭南有关方面“压缩”掉一半多的返迁安置人口,最明显的“效益”之一是从中“省”出了大量土地——按规定,每个返迁移民分得了2亩土地,73965个移民只占用了中央划拨31.2万亩土地中的14.79万余亩,而除道路、学校、医院等公益用地外下余的10万余亩土地则成了渭南库区各级政府在全国范围内绝无仅有的“富余土地”。
  这些富余土地也给渭南留下了不少的后患。1992年8月,渭南地区行署曾以“渭署发(1992)104号”文件对这10多万亩富余土地的“使用原则”规定:这部分土地“不经批准,任何单位不得以任何借口侵占,不得安置非移民进库占用这部分土地,不得划给库边村组或其他单位”。但一些知情者说,富余土地的使用“目的”和“原则”从渭南地区行署的文件发出的那天起就打了折扣,破坏这个文件执行的恰巧是这个文件的制定者。
  1985年8月17日,在国务院“三门峡库区调整土地工作小组”的协调下,解放军总后勤部与陕西省政府在西安签定了《关于陕西省三门峡库区部队农场划交地方十万亩土地问题的协议》。在向渭南移民办移交土地的文件和统计表上,记者看到,该《协议》的“附表1”中明确标示:部队划交给渭南移民办的十万亩土地包括84565部队农场移交的970亩土地。但这970亩由部队移交给移民办的土地却一天也没有真正属于过移民——从部队移交的那天起,它便易主他人,只像一个香味四溢的画饼挂在移民办接收土地的账册上——采访时,记者曾数次听到人们这样讲述这970亩土地的来龙去脉:1986年,部队农场将这970亩土地移交给渭南移民办后,郑博与原渭南行署某领导未报经省政府和国务院“调整土地工作小组”批准,便擅自将这970亩土地赠送给了他曾工作过的市民政局。为此,1986至1988年,民政局每年春节前都要宰杀两头大肥猪作为年货送给渭南移民办。20年来,市民政局对970亩土地并未亲自耕种,而是以每亩250元左右(目前达到每亩400至600元)的价格长期租赁承包给外地农民,每年收入约25万元,累计收入500万元以上。这本应属于移民的利益却成为一种“礼物”被白白送人。
  原渭南移民办主任郑博对此事另有说法。他告诉记者:这970亩土地市民政局一直想要,给我和市里讲过多次,后来,某副专员说,算了,把那几百亩土地交给民政局。又过了一段时间,某副专员告诉我,常委会已研究了,那970亩划给民政局。此后,这部分土地就划给市民政局了。记者问,这970亩土地是部队移交10万亩中的一部分,渭南行署的“渭署发(1992)104号”文件也确定,富余土地的使用目的是“保护整个移民的经济利益,扶持移民发展生产,积聚库区移民经济开发基金”,行署把这么多土地划给民政局是不是同104号文件有冲突,他们这样做的政策依据是什么?郑博说,不知道。记者又问,能看看市委常委会的会议纪要或市里的通知吗?过了很久,郑博才喃喃地说,我也没有看到过市里的会议纪要和通知。“那你凭什么给民政局划地?”郑博答道:凭某副专员的话。
  渭南市随意处置富余土地的情况较为普遍,在该市管辖下的大荔县,有近万亩富余土地被某河道管理站和周遍村非移民占用。渭南市“渭政发(1999)51号”文件规定,发包富余土地坚持“移民优先”原则,提倡“户均小额承包”,承包期一般一年,最多三年。但大荔县平民乡却把2800亩富余土地出租给外地某公司。在华阴采访时,北社乡很多移民告诉记者,市里的富余土地被外地的一些公司成千上万亩承包去种苜蓿,移民却很难承包到土地。在该乡东联村,有数百人无口粮田,而一劳释人员却以非法的手段强包土地600余亩达12年之久,移民多次上访至今仍未得到解决……
  在渭南市,富余土地带给移民的怨气远远不止这些。渭南市府的“渭政发(1999)51号”文件指出:富余土地管理中存在的问题有的相当严重。一是非移民和国家机关干部大量承包或变相承包库区预留土地比较普遍(据郑博讲,大荔县某乡长一个人就包了四千多亩);二是以地谋私,优亲厚友,转手倒包,加价转包,从中谋利现象比较严重;三是承包合同不规范……
  51号文件指出:上述问题,已成为影响库区移民稳定的突出问题。陕西的人大代表也在去年的人代会期间指出:土地已是影响三门峡库区稳定的一个重要问题……
  富余土地还引发了非移民用金钱开道进入库区等腐败现象。郑博证实,的确有非移民花钱进库的情况,但具体数字记不清楚。记者通过在三门峡库区内近一个星期的走访统计,估计假移民非法进库安置的人数不会少于5000人左右。大荔县的仁兴村、雨林二村,华阴市的孙庄村、演家、庆华及西渭北等村,假移民犹为严重。在华阴市高家村,不到半小时,记者便统计到5家20余个假移民。这些假移民分别来自陕南洛南县、黄龙县和陕北绥德县及内蒙古自治区某旗。这些人原所在地的户口没有销,又在库区上了新户口。他们中,除少数人有关系外,大部分都是以非法手段得以安置的。记者问华阴市高家村一姓王的非移民是怎样进来的,王某说,“花钱进来的呗。”“花了多少钱?都花在哪些地方了?”王某诡秘地一笑,再也不肯答话。
相关推荐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