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咧
就这样吧

附二 655次举报前后:国务院的安置文件及返迁人数的压缩

  李万明的举报因三门峡水库而起。
  沿陇海铁路从渭南向东行335公里是三门峡大坝。在这段路上,分布于陕西、河南、山西的100多万亩土地原本是三门峡库区——1955年,国家决定修建三门峡水库。按设计,100万亩库区80%的面积都在陕西省渭南市所辖的大荔、华阴、潼关等县境内。当年,为了支援新中国的第一座重点水利工程建设,28.7万移民毅然舍弃世代耕耘的膏腴良田,远迁宁夏、渭北等不毛之地。如今,渭南市的移民总数已繁衍至50万人。
  三门峡水库由原苏联专家设计。因设计脱离黄河实际,建成仅运用两年便泥沙淤积,河床抬高,使渭河、洛河的入黄口形成了5米高的拦门沙,水库几近报废。为此,周恩来总理召集国内200多位水利专家进行“会诊”后,决定水库不再蓄水,实行“径流发电”(即来多少水,发多少电)。
  不再蓄水的三门峡水库使陕西境内的80万亩良田重新露出水面,泥泞中芦苇疯长,荒草萋萋,草丛间出没的生灵在这片乐园里寻找着昔日那些美好与苍凉的记忆。
  党中央十分关心当年远迁他乡如今依然生存艰难的移民,1985年5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下发的《关于陕西省三门峡库区移民安置问题的会议纪要》中记载:“三门峡库区移民中有15万人生产、生活很困难,需要返回库区安置。”为此,中央决定从军队和地方农场划拨30万亩土地安置这15万移民返库定居。同时成立了渭南地区移民工作办公室(后改为渭南市移民局),开展移民返迁安置工作。郑博就是此时走马上任为该移民办主任的。
  采访时,记者在那本脱稿于1992年的《渭南市移民志》上看到:中央《纪要》下发后,渭南移民办从部队和地方农场接收土地31.2万亩,从1985年6月至1990年底,共安置返迁移民17633户,73965人(其中包括通过非法渠道进库安置的假移民约5000人),还未达到《纪要》所规定返迁15万人的50%。
  这组与中央安置计划相距甚远的数字当然不能也从未公开过——在对外宣传以及给省里和中央的汇报中,进库安置的移民总数一直被渭南官方说成12万人,比实际进库安置人数超报4.6万多人。李万明告诉记者:在安置移民时,郑博等人擅自采取“严格控制、尽量压缩返迁移民”的政策,致使实际返迁人数与中央要求返迁人数的差距十分悬殊。当时,我在库区安置科具体负责返库移民的统计报表工作,当我将汇总结果报告给郑博时,他一再指示:“这个汇总结果一定要严加保密,绝不能透露给任何人,否则会出大乱子。”此后,他们就一直把返库移民上报为12万人。1993年,我把真实安置人数向中央举报后,郑博等人又将安置移民总数说成是“近10万人”。
  李万明的这一说法在当时的很多文字材料中得到了应证:1992年1月,渭南移民办在给省移民办的一份汇报材料中称:“经各方面共同努力,渭南已成功安置移民12万余人。”事隔7年,这一数字却悄然发生变化,在1999年3月一篇题为《走开发性移民道路》的文章中,郑博向媒体宣称:“十万移民返库平稳有序……”
  对库区的具体安置人数,在记者采访之初,郑博仍强调“安置了12万人”。但当记者问及为什么《移民志》上是73965人时,郑博思考良久又纠正说,当时我们的确下达了12万的指标,但实际没安置那么多。记者追问为什么要按12万而不按15万下指标时,郑博似乎明白了记者的意图,干脆承认:行署考虑人多了不好安置。记者问,改变安置人数是谁批准的?郑博回答:未经国务院批准,也未如实报告国务院,是我们报经行署同意决定的,这个数字省移民办也知道。“没有12万移民为什么要上报12万?”郑博坦言:为了在中央争取更多的移民资金。
  此后,渭南的确争取到了不少资金——中央有关部门仍按15万人给予拨款、分物和划拨土地。接着,渭南移民办经市府、省府、水利部,又先后向国务院呈报了《移民安置补充规划报告》、《陕西省三门峡库区移民遗留问题近中期规划报告》、《移民遗留问题处理2002-2007六年规划报告》以及其它各类名目的项目索款报告计30多亿。其中大部分报告经国务院“同意”或“原则同意”后,便由中央财政逐年逐项向该移民办付诸拨款。同时,渭南移民办还向地处河南郑州的黄河水利委员会多次索要了大量的移民防汛经费、器材及小车等。于是,渭南移民办成了当地“钱多地多、家大业大”的“款爷”,这种富有给日后一些人随意将移民资金外借、随意处置富余土地等侵害移民利益的行为留下了偌大的自由活动空间,也为库区的稳定不断制造着祸患与麻烦。
相关推荐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