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咧
就这样吧

附二 655次举报前后:举报者李万明

  在名利悠关的时候,以个人的力量去抗衡一级甚至是几级“组织”,那结局是可想而知的。
  “五一”长假结束那天,记者收到了陕西渭南市移民局工会主席李万明长达84页计7万余字的“举报信”。信的开头,他说,这是我第655次投书举报。针对与自己个人利益毫无关系的移民资金、土地等问题,我已连续不断地举报了14年。14年举报遇到的阻力和艰难困苦使我代价沉重,身心疲惫,54岁就华发早生……
  举报的代价的确是沉重的——为打印和寄发材料等,他已花费约4.8万元,还欠下2万多元的外债,最艰难时,他不得不在邮局赊帐甚至以卖血维持举报的开支。他的行为同时也使他丧失了升职的机会,4年前,他是全市唯一有34年工龄而仍是一般科员的“平头”。目前,38年工龄的他,每月工资仅仅870元。
  这一切,他完全无怨无悔,对“事业”的认定和投入使他将个人的恩怨得失置之度外,毫不吝惜地在举报上倾注自己的精力与财力。但在他灵魂深处,却有一块令他良心不得安宁的领地——那是他对坟墓里母亲永远的疚愧——老人临终前,他仍在忙着举报的事。李万明说,母亲去世后,我在睡梦中常听到她老人家怨骂我是不孝之子。
  日子在李万明的记忆中留下的也不完全都是沉重和抑郁,他的举报曾不断被有关领导和媒体关注,并一次次在关中大地乃至全国引起轩然大波。上世纪80年代至今,每过一两年,他的事或因他“生出的事”都会见诸报端,国务院、中纪委、监察部、水利部以及陕西省的领导,都曾对他的举报信作过批示,有关他的“问题”还曾被提到陕西省委的常委会上研究讨论。
  渭南市委、市府,尤其是原市移民办的一些领导对李万明这盏“不省油的灯”更是颇多微词,同时也头疼不已。当了17年渭南市移民办主任,如今已退休在家养病的郑博接受采访时首先对记者介绍的是:李万明这人自私,爱告状。说这几个字时的语气使人明显地感觉到了眼前这位老者昔日的怨气仍未消退。在一份长达12页的材料中,官员们以组织的名义对李万明的举报作了这样的结论:他片面理解《宪法》和《党章》所赋予公民的自由权利和党员的民主权利,只讲自由,不讲纪律,只要民主,不要集中,只要组织照顾,不要组织纪律。市政府甚至以文件的形式宣泄着官员们压抑已久的恼怒和愤恨:“李万明在举报中的一些提法完全是别有用心的,他以移民款不能乱用这个正确的提法去掩盖自己企图搞乱单位,搞乱移民工作的恶毒用心。”在省委常委会上,渭南的官员要求“将其辞退”,“对其坚决依法严惩,至少实行劳动教养”。他因此被以“扰乱社会秩序”秘密关押20多天。
  这次牢狱之灾更加坚定了李万明的举报决心,对着香港记者伸去的电视采访话筒,他宣称:在举报腐败问题上,亲朋好友反对,我就断绝关系,孩子反对,我就不认他这个子女,妻子反对,我就离婚。举报的问题得不到有效查处,我会一直告下去,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三门峡库区的移民对李万明的举报感激不已。2002年清明时节,数十位移民把“反腐勇士”的锦旗挂在墓前告慰他母亲的在天之灵,素昧平生的移民纷纷用自己独特的表示尊敬的方式向他赠送礼物:一只鸡,希望他补补身子,一袋水果,表示一点心意,塞去几元几十元钱,让其偿还寄举报信欠下的债务。
  这些零星的敬意使他获得了远远超过他职务的影响力,在当地产生了一种令个别官员生畏的巨大存在。官员们违背中央规定擅自压缩三门峡库区返迁人数的事,克扣灾民建房款的事,乱借移民资金,用移民资金办同学会、买礼品和在媒体上自我“宣传”等令人尴尬难堪的事通过他频频曝光,使其名利俱损。2006年6月初,记者通过有关渠道又了解到:2003年8月,华阴洪灾后,中央发改委给灾区拨出5906万元灾后重建款,其中,4700多万元灾后重建款滞留陕西省府达两年零9个月。前不久,中央发改委决定冻结此款,并责令陕西发改委酬款700万,华阴市政府酬款500万解决“03洪灾”的遗留问题……
相关推荐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