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咧
就这样吧

附一 写在大坝上的历史:“摇篮”忧思录

  中学课本里这样介绍我们民族的那条母亲河:
  黄河像一头脊背穹起,昂首欲跃的雄狮,它从青藏高原越过青、甘两省的崇山峻岭;横跨宁夏、内蒙古的河套平原;奔腾于晋、陕之间的高山深谷之中;破“龙门”而出,在西岳华山脚下调头东去,横穿华北平原,急奔渤海之滨。它流经9个省、区,汇集了40多条主要支流和1000多条溪川,行程5464公里,流域面积达75万多平方公里,是维系炎黄子孙血脉和中华文明的发祥地的第二大河,中国人都公认她是自己的母亲河和“摇篮”。
  早在80万年以前的旧石器时代,中华民族的祖先就在黄河流域过着狩猎、采集的生活。
  新石器时代中期,散布在黄河中游黄土高原上的黄帝族和当时的蚩尤族、炎帝族同为中国远古时代的3个部族。后来炎帝联合黄帝攻杀了蚩尤。不久,炎帝族和黄帝族的人民逐渐融合,并定居在陕、甘、晋地区,共同开发黄河中下游地区。
  3500多年前,进入奴隶社会的夏、商、周王朝都是黄帝的后裔。他们自称“华”或“夏”。华族就是汉族的前身,所以汉族人民都把黄帝奉为始祖,自称炎黄子孙。当时的华族居住在中原地区,人们认为中原居四方之中,故又称这一带为“中华”。后来,华族的文化向全国各地传播,“中华”便成了整个中国的名称。
  殷朝至北宋的2500年间,黄河流域一直是中国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西安从西汉至隋唐,先后有11个朝代建都于此,历时1100多年。不仅为中国古代经济、文化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而且为国际间经济、文化交流留下了不朽的篇章。洛阳,先后有9个朝代在此建都,历时近千年,故称“九朝古都”。
  这条生息繁荣了中华民族的黄河长期以来也祸害着两岸的炎黄子孙。
  她初时的形象清纯温柔——她从青海海拔4800米的巴颜喀拉山北麓各姿各雅山山脚下几个泉眼溢出的清水中走出,汇集冰峰雪山的汩汩细流,冲出千山万壑,向东边的黄土高原滚滚而去——黄河中游西起日月山,东至太行山,南靠秦岭,北抵阴山的这片被称作黄土高原的辽阔地域是我国乃至世界上水土流失最严重,生态环境最脆弱的地区。随着植被的破坏,黄土高原开始受到黄河的侵蚀而被卷走大量的土壤,形成千沟万壑的地表形态。黄河中游河段流经黄土高原地区,携带了大量泥沙,使黄河成为世界上含沙量最多的河流——源头还清澈见底的黄河水经过黄土高原后,完全变成了一条黄色的泥河。最大年输沙量达39.1亿吨(1933年),最高含沙量920千克/立方米(1977年)。平均含沙量35千克/立方米,多年平均输沙量一直保持在16亿吨左右。
  16亿吨泥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它堆成1米见方的土堤可绕地球27圈!
  这16亿吨泥沙,严重破坏了西北黄土高原的生态。其中有4亿吨粗沙,先沉淀在下游河道里,造成“悬河”,常常决口成灾,还有12亿吨细沙好土,随水冲进大海,并淤起了河口三角洲。
  2500多年以来,这些随流而下的泥沙埋下的灾祸不停地威胁着中华民族的“摇篮”,也成了中华民族历朝历代的忧患。
  据史料记载,自周定王五年至1938年间,黄河在下游决口1593次,改道26次,她或东北流入渤海,或东南注入黄海,波及范围,北抵津沽,南达江淮,纵横25万平方公里,把“三年两缺口,百年一改道”的民间传说变成了一种可怕的历史规律。黄河下游河道历代决口变迁,使华北平原逐渐淤高,在那片肥沃的土地之下,是曾经繁华的城镇、集市和喧闹的人群。
  元明清三朝,仅河南开封一线就决溢300多次。开封地处黄河下游悬河的南岸,黄河流到这里,泥沙淤积,河床增高,导致“悬河凌空,大堤巍峨”的奇特景观。
  在过去的800年里,开封城被黄河水淹过7次。尤其是1642年,明朝统治阶级为打击李自成起义大军,以水代兵,扒开开封黄河大堤,导致开封城遭受灭顶之灾,全城37万多人,被淹死近34万。
  开封城数次被毁,又数次复修,如今,开封黄河段在汛期的水面,要高出开封城地面16米,生活在“开封城,城压城”的开封人无不担心自己头顶的那条“悬河”哪天会倾天而降……
  黄河给中下游其它地段带来的灾害同样惨烈。公元前132年,黄河在濮阳瓠子河段决口,洪水泛滥淮泗,淹及十六郡。“山东被河灾,及岁不登数年,人或相食,方一二千里。”
  公元11年,黄河再次决口,泛滥冀、鲁、豫、皖、苏等地近六十年。北宋,1056年夏,“京师雨,两月余不止……河北、京东西、江淮、夔、陕皆大水”,“民庐室及军营漂流者,不知几千万具”,“京东、北累岁饥歉,民多流移,近兖州称民有夫妻相食,而村野新殡率被发掘啖其尸肉。”
  1933年,黄河在河南多处决堤,水灾波及30个县,受灾273万人,死亡12700人。
  1938年,国民党部队为阻止日军西侵,炸开黄河堤,淹没苏、豫、皖44个县。不仅没有阻止住日军,反倒使600多万老百姓遭受空前浩劫,漂尸成片,饿殍塞途,死伤89万人……
  有史料记载:1919年,在河北巨鹿县地下发现了一座宋大观二年(1108年)河决冀州时的巨鹿城,墓碑街道,历历可见。而1982年在开封龙亭潘湖湖底一米深处挖出明代周王府的房舍,经考证为明崇祯十五年(1642年)黄河在开封决口所淤埋。圃田泽、菏泽、巨野泽等北方曾经的大湖泊,今天只有在史书上寻找它们的波影了。在黄河留下足迹的地方,如延津以北的汉代故道和流经兰考的明清故道,如今都成了一条高出地面的沙带,那是黄河用泥沙写在历史之“墙”上的一道道印记……
相关推荐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