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咧
就这样吧

红楼梦史湘云最后结局是什么?史湘云生平简介

史湘云,《红楼梦》中金陵十二钗之一,四大家族史家的千金,贾母的内侄孙女,贾府通称史大姑娘。她是作者按照《世说新语》魏晋风度标准塑造的一位具有中性美的女子形象。她心直口快,开朗豪爽,爱淘气,甚至敢于喝醉酒后在园子里的大青石上睡大觉;身着男装,大说大笑;风流倜傥,不拘小节;诗思敏锐,才情超逸;说话“咬舌”,把“二哥哥”叫作“爱哥哥”。她是一个富有浪漫色彩、令人喜爱的豪放女性。但她毕竟是薄命司中的女儿,自幼父母双亡,没有过上贵族小姐娇生惯养的生活;好不容易嫁个了才貌仙郎,却暴病而亡,湘云立誓守寡,也就很苦。

史湘云的结局是《红楼梦》的一大疑案,多年来学术界争论不休。

史湘云是曹雪芹在《红楼梦》前八十回中用浓笔重彩着力塑造的一典型人物之一,是《红楼梦》中唯一联系史候家族正面描写的人物,在《红楼梦》整个形象体系当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对表现全书主题、深化悲剧的社会内容有重要的作用。

湘云自幼也得到贾母的疼爱,自小便可以经常到贾府,与宝玉在两小无猜的童年生活中建立起青梅竹马的亲密关系。而且,湘云身上佩带了一只金麒麟,又偏偏与宝玉在清虚观得到的一只金麒麟,恰恰是一雄一雌,配成一对,隐然间又写了一桩金玉良缘,在定玉的婚姻纠葛里,她也若即若离的卷了进去。

但是,在曹雪芹的笔下,湘云的形象是一个没有完成的形象,而高鄂续书对于湘云形象的处理,显得过分草率和低劣,也违背了曹雪芹原来的艺术构思。续书中只是在第一百零六回中提到“姑爷长得好,为人又平和,文才也好”,廖廖几字,算是呼应了第五回曲子中“斯配得才貌仙郎”一语。在第一百零九回中又侧面交代湘云之夫病重,一百一十八回交代湘云夫死,她立志守寡。后人对此颇有微词,也引起红学界的热烈争论,甚至有人为此“遂相龌龊,几挥老拳”(邹韬《三借庐笔谈》)。

因《红楼梦》三十一回回目中有“因麒麟伏白首双星”章目,后来一些论者便以此为依据,研究史湘云的结局。清人平步青曾讲过:“原湘云嫁宝玉,故有‘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之语。”这是在程高本流行的同时,社会上流传的另一种版本的续书,但至今已经失传。

后人对此问题的研究结果可分为两个方面。甫塘逸士《续阅微草堂笔记》、清人赵之谦《章客杂记》中均有记载,其情节大体相似,都说宝钗婚后,难产早亡,宝玉穷困落魄,湘云出嫁而寡,遂与宝玉结缡。

而现代红学名家周汝昌先生,在其《红楼梦研究》中,构思了这样的一个结局:贾府势败,史家亦败,湘云流落于卫若兰家为俾,忽见若兰的麒麟,大惊,睹物思人,伤心落泪。若兰见事怪异,追问之下得知是宝玉表妹,便极力访求宝玉下落。后因冯紫英之力,二人得以相见,此时宝钗亦卒,宝玉也经历了空门的滋味,因二人彼此无依,遂由冯、卫摄合,结为患难夫妻,此为“因麒麟伏白首双星”本意。

此外,还有一种研究的结论是,因宝玉的金麒麟辗转落到了贵公子卫若兰的手里,这便是湘云后来嫁给卫若兰的证据。一些学者认为:“(金麒麟)后来落到了若兰腰间,正是隐寓后事,暗示它起了作用,引线牵丝。”正如脂批所云:

“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

这些年来,许多人都论及这个问题,或赞同湘卫成婚,如赵风、陈钟毅《红楼梦新探》;或赞同宝湘成婚,如林语堂《平心论高鄂》,但都没有将此问题真正解决,这已经成为红学界一大公案。

要真正地解决这一悬案,我们还是应该首先从三十一回回目中“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一句谈起。此句中“伏”字,是暗示一个内容,正如脂批“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暗示湘云将来的命运似乎与麒麟有关。“双星”一语,即“银河岸隔断双星”之双星,此句中用其暗意,喻示两人不可相聚。“白首”之意,似乎深刻,其实易解,即“白头”之意,并无其它深蕴内涵,在此只寓人老。

还有,在第十五回“金陵十二钗”的册子里,湘云的画面是:“几缕飞云,一湾逝水”,判词中又有语:“湘江水逝楚云飞”,而“乐中悲”曲子中又有评:“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时坎坷形状。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有人以此来论断湘云早逝,其实是错误的。判词中“水逝云飞”和曲子中“云散高唐”,其实都是暗示一个内容,那就是湘云的夫妻生活不终,暗示湘云与一位“才貌仙郎”结婚,但“湘云为自爱所误”(脂批语),与丈夫劳燕纷飞,而这位“才貌仙郎”就是“因麒麟”牵缘、“草蛇灰线伏于千里之外”的卫若兰。后来,湘云与若兰婚变后还可能遇见宝玉,但宝玉已坠入空门。所以,湘云的结局应该是,湘云与若兰结婚后,很快遭婚变,其经历只能是与若兰、宝玉象银河两岸的牛郎、织女一样不可能长久的结合,抱恨以终。

《红楼梦》的结局是一个“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社会大悲剧,曹雪芹笔下史湘云的归宿也只能是一个凄楚宛转的悲剧。象续书那样草草收场,或象另一些人那样在大悲剧的主旋律中注入一些喜剧杂音,都违背了原著的主题。

相关推荐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