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咧
就这样吧

李纨的性格特点是什么?李纨是个怎样的人?

简单地说,就是贞静淡泊、清雅端庄、处事明达,却又超然物外。她是深巷中一泓无波的古井,她是暮霭里一声悠扬的晚钟。那古井,那晚钟,沉静,从容,却也沧桑。

《红楼梦》中的人物的个性都是如此鲜明生动,凡是喜欢《红楼梦》的读者都能说出几个主要人物如宝玉、黛玉、宝钗、熙凤的性格特点,他(她)们仿佛已经被作者植入了我们心中。曹雪芹不仅成功地刻画了这些主要人物的生动形象,就连那些次要人物也刻画的十分到位,比如迎春的懦弱、探春的聪敏、鸳鸯的刚烈等等,可以说是“栩栩如生”。我们来看看李纨的性格特点。

1、才干卓越,心胸宽广。

论口才,李纨与熙凤是天壤之别,若论心胸,则熙凤去李纨甚远。按理来说,荣国府的管家奶奶应该是李纨,但事实上一直替王夫人掌管荣国府内部事务的是贾赫的二儿媳、王夫人的娘家侄女王熙凤。对于李纨没有执掌家政的原因,许多读者都会认同王夫人的看法,以为李纨是个“尚德不才的”,没有掌管这么大的一个家族的事务的能力。其实不然,李纨是很有管理才能的,她的才干不在王熙凤和探春之下。书中自有例证。凤姐因小月久病,家政失衡,王夫人派李纨打理家中事务,又命探春、宝钗合同李纨裁处。在这“三架马车”执掌家政期间,人们只注重探春的“敏”、宝钗的“贤”,却全然忽略了李纨的“德”与“才”。

探春原是协助李纨裁处事务的,可几个月中,主事的一直都是探春。几件大事小事尽显探春的才干,风头早盖过了李纨,可李纨对此丝毫没有妒意,反而处处支持探春、维护探春。这份情怀,又岂是王熙凤所能有的?对于探春对大观园所进行的“兴利除宿弊”的改革,李纨是明确支持的,而且她的支持是从一个当家人的立场来考虑的。她说:“好主意。这果一行,太太必喜欢。”从这句话,我们不仅可以看出李纨对婆婆王夫人的孝顺(她是时时处处想着王夫人的),也能看出李纨思考问题顾全大局。她是从真正掌家人王夫人的角度来考虑探春的改革,“使之以权,动之以利,再无不尽职的了”。她认为探春这样的做法能够激发奴仆们的工作的积极性,使其尽职尽责的工作,自然有利于荣国府今后长远的发展。

李纨从全局出发,敢于支持探春的改革,堪称有“伯乐”之才。当探春“可惜蘅芜院和怡红院这两处大地方,竟没有出利息之物”时,李纨说:“蘅芜院里更厉害!如今香料铺并大市大庙卖的各种香料,香草儿,都不是这些东西?算起来,比别处的利息更大。怡红院别说别的,单只说春夏天一季的玫瑰花,共下多少花?还有篱笆上的蔷薇、月季、宝相、金银藤,单这没要紧的花草干了,卖到茶叶铺、药铺去,也值几个钱。”一席话使探春茅塞顿开。一席话更充分证明李纨之才干不在探春之下。李纨之所以不掌家,是与其孀居的身份有关的。一个寡妇麻药清净守节,当然不能抛头露面去处理偌大家族中繁琐的家务事。并不是李纨没有才能,而是封建礼教的约束和她个人谨慎处事的作风不允许她施展才华。

2、心地善良。

刘姥姥进大观园,为了取悦贾母,凤姐与鸳鸯合议捉弄刘姥姥。李纨对他们说:“你们一点好事也不做,又不是小孩子,还这么淘气。”寥寥数语,充分说明李纨的心地善良。她认为:如果你们是小孩子淘气还有情可原,这么拿一个穷苦的农村老太太寻开心是不做好事。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李纨朴素的善恶观念,对于刘姥姥这个农村老太太,她是同情的,关心的。

赵姨娘是书中人人嫌恶的角色,她心胸狭隘,爱搬弄是非,连亲生女儿也诅咒。为了自己的利益,她不惜重金要谋害王熙凤和贾宝玉。当她在铁槛寺中邪时,贾政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就走了,“王夫人本嫌她,也撒手儿”,“宝钗本是仁厚之人”,却只托周姨娘照应,就来年自己的亲生儿子贾环也想一走了之,只有李纨只动提出“我也在这里吧”,要和周姨共同照顾赵姨娘。她也是讨厌赵姨娘的,可是看着她受苦,李纨到底于心不忍,也就不计较赵姨娘以往的种种恶处,可见她的心胸是多么宽广,心地是多么善良。

李纨青春守寡,心如“槁木死灰”,是封建淑女,是标准的节妇,是妇德妇功的化身。不管是曹雪芹先生还是一些红学家,对李纨的态度不是嘲笑,就是批评。李纨的性格特点是什么?李纨是个怎样的人?

最让人感到她心地善良的事是黛玉之死。“湘馆凄凉,绛珠仙去,颦卿独送临终”(8)。当紫鹃深感“这些人竟这样狠毒冷淡”而向她求助时,我毫不犹豫地“站起身来便走”,而且“一头走着,一头落泪”,心中暗暗埋怨凤姐“想出一条偷梁换柱之计”,怎奈老太太、太太的命令难以违抗,“自己也不好过潇湘馆来,竟未能少尽姊妹之情”。她在慨叹殚玉命运的同时,又在责备自己对黛玉照顾得不够周到。在众人都在为宝玉和宝钗的婚礼而忙碌的时候,她却陪在黛玉的身旁,帮助紫鹃准备黛玉的后事。在黛玉的最后的时刻,是她向“可怜可叹”的林妹妹伸出了温暖的手,让黛玉与紫鹃感受到了一点人间的真情。怪不得兴儿说:“我们家这位寡妇奶奶诨名叫做‘大菩萨’,第一个善德人。”

3、淡薄金钱。

与王熙凤对金钱的狂热追求形成对比,李纨是一个把金钱看的很淡的人。王熙凤曾为李纨算过一笔帐:“你一个月十两银子的月钱,比我们多两倍子。老太太、太太还说你‘寡妇失业’的,可怜,不够用,又有个小子,足的又添的十两,和老太太、太太平等。又给你园子地,各人取租子。年终分年例,你又是上份儿,你娘儿们,主子、奴才总共没十个人,吃的穿的仍旧是官中的。一年能共算起来,也又四、五百两银子。”而且在李纨、探春、宝钗三人同理荣国府时,我们从探春的口中又得知贾兰上学“每月月银八两”。

从这两笔帐中我们可以看出,在贾府,李纨是经济比较富裕的人。但我们从未看到李纨是如何花钱的,李纨的生活简朴,她不爱虚荣,基本上过着一种恬淡平和的日子。她可以说是贾府中“勤俭节约”的典范。正因为她平时没有那种“安富尊荣”的享受,所以在贾府被抄家后当贾家生活陷入困境中时,她也没有象别人表现得那样难以忍受贫困。

就连贾母都称赞她:“倒是珠儿媳妇还好,她有的时候是这么苦,没有的时候也这么着,带着兰儿静静的过日子。”一个世宦千金、公府奶奶,能够如此恬淡从容地面对生活中的大起大落,恐怕也只有李纨了。

4、洁身自好

李纨的美是毋庸质疑的,同样毋庸质疑的是李纨的洁身自好。《红楼梦》第四回介绍李纨:“因此这李纨虽青春丧偶,且居处于膏粱锦绣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脂砚斋在这段文字旁批曰:“此时处此境,最能越理生事,彼竟不然,实罕见者”。那么李纨处的是怎样的环境呢?我们先来看看宁国府。宁国府内,贾珍除了坐拥娇妻美妾之外,还与儿媳妇秦可卿私通;从脂砚斋的批文看,这个秦可卿与小叔子贾蔷的关系也是相当的暧昧。而且贾珍和贾蓉父子同时与尤二姐、尤三姐鬼混,恬不知“聚()”之耻。怪不得柳湘莲说:“恐怕只有门前的两只石狮子是干净的。”与他们同宗同戚、荣辱与共的荣国府呀好不到哪去。贾赫已是年老之人,却依旧贪恋女色。“有点模样的都看了上”,并且总是倚仗权势强娶硬夺,娶鸳鸯未遂还要花钱再买一个小妾。“上梁不正下梁歪”,他的儿子贾琏“素性是最风流的”,虽然没有象孙绍祖那样把“家中婢女仆妇俱淫遍”,却也数不清多少人与他有染,就连女儿出天花的时候,就是在国丧之中,他也没有忘记寻欢作乐。王熙凤的个人作风也很成问题,她与贾蓉的关系呀是相当的暧昧的。宁、荣二府的主子们对肉欲的追求简直到了荒淫无度的地步。他(她)们心中根本没有什么伦理道德观念,根本不顾及礼仪廉耻,甚至做了丑事竟然还不避讳,难怪焦大都看不过去,要借着酒劲儿大骂呢!

在这样的环境中,年轻、貌美、孀居的李纨却洁身自好,独善其身。李纨是“贾府中最寂寞的人”,她的心灵是空虚的,她也有女人正常的生理需求。她不象古代其他守节女子那样少有与男人接触的机会,贾家没有象防贼一样时刻监管她的自由,不允许她与男人接触,而是任由她自由出入。她与贾珍、贾琏、贾蓉等接触的机会是很多的,但李纨始终保持着她的高贵、端庄,她不曾为任何人动过心,不曾有一点风流韵事,她不抱怨自己的命运,不希图从男人处展示自己的魅力,释放自己的情感。她就这样静静地处在这“膏粱锦绣”之地,冷眼看别人“纸醉金迷”。她是“声色贾府”中罕见的一股清流,她自有“出淤泥而不染”的高洁,怪不得脂砚斋叹曰:“实罕见者”。

贾兰受他母亲的影响是很大的。贾家的家学是贾府的一部分,它也和整个贾府一样乌烟瘴气,浑浊不堪。宝玉在这里不好好读书,却和什么秦钟、香怜眉目传情,惹下风流情债。当学堂内宝玉一派与金荣一派笔墨纸砚满屋横飞打得不亦乐乎的时候,贾兰只是一个旁观这,他没有伸手帮助宝玉的仆人茗烟。当他的好朋友贾菌“也抓起砚来要飞回去”时,贾兰忙按住砚,极口劝到:“好兄弟,不与咱们相干”。你看他小小年纪,却能丝毫不受别人影响,不正如他的母亲在贾府内不受人影响一样吗?

相关推荐

最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