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咧
就这样吧

揭秘红楼第一婢金鸳鸯:宁愿死也不当二奶的丫鬟

大观园里漂亮的丫头中,也有人不想当二奶,鸳鸯就是一个。

鸳鸯是贾母最离不开的一个丫头,没有鸳鸯,贾母就没法活。鸳鸯长得漂亮,心眼儿好,非常聪明,对贾母非常忠诚,是红楼第一婢。

鸳鸯长到十七岁了,该拉出去配个“小子”了。但考虑到贾母离不开鸳鸯,此事乃罢。

和自己一样大的丫头们被集合起来拉出去配“小子”去了,鸳鸯不会不知道。她也应该明白,今天没有被拉出去,后天就有可能被拉出去。她是家生女儿,几乎没有别的选择。她的出路似乎只有一条,拉出去配个拉车铲圈、一身酒味、相貌丑陋、性格粗鲁的“小子”。

这是多么可怕的命运。

鸳鸯是红楼第一婢,过的是锦衣玉食的生活。周围不是宝玉这样的美公子,便是探春这些美小姐,以及同样美丽动人、衣服光鲜的袭人、待书这些“副小姐”,她怎么能容忍一个自己不屑一顾的“小子”随便摆弄自己那如花似玉的女儿身。

怎么摆脱这个厄运?没有别的办法,只有赶快做个二奶。虽然照旧是听人摆布,但也是半个主子,照样住在漂亮的豪宅里,照常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要是生下一个儿子,那就更不得了了。

可是,到哪里去找这样的好事?

“集体收编”是不可能了。贾琏已婚,宝玉未娶。再说,贾琏那里有凤姐,谁敢去?宝玉屋里一堆副小姐,一个个跟乌眼鸡似的,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还能让你再挤进去。

现在只有“破格提拔”了。鸳鸯对贾母这么尽心尽力,也可能期待贾母能对她“破格提拔”。当然不是去当二奶,而是改变她家生女儿的出身,让她明媒正嫁。但是贾母一点儿没有这个意思。

“家生女儿”改变身份,甚至被封为小姐并不是不可能的事。宁国府秦可卿去世以后,她的丫鬟瑞珠“触柱而亡”,为秦氏殉葬,贾珍遂以“孙女之礼殓殡”。秦氏另一个丫鬟宝珠主动请求“愿为义女,拆任摔丧驾灵之任”。宝珠愿作秦氏义女,贾珍喜之不尽,即封宝珠为小姐。鸳鸯希望贾母能认她做一个义孙女并不是胡思乱想。但不知为什么,贾母始终无此表示。

“破格提拔”既无希望,“集体收编”此路不通,“拉出去配一个小子”的噩梦折磨着鸳鸯。怎么办?出路在哪里?

救星来了。贾赦给鸳鸯扔下了一个救生圈,收你做二奶。贾赦开出的条件非常优惠,一过去就开脸封姨娘。这可是不得了的事,一过去就封姨娘,有名分,这样的好事到哪里去找?

好事还有呢。贾赦要封鸳鸯为姨娘,是贾赦的夫人,也就是大奶邢夫人亲自走来做动员工作的。邢夫人一开口就给鸳鸯一个定心丸。她知道做姨娘的最怕大奶给小鞋穿,她要鸳鸯一百个放心,你都看见了,我邢夫人是个不容人的人吗?对此,鸳鸯可以一百个放心,邢夫人确实是“大奶肚里能撑船”。她对贾赦非常崇拜,凡是贾赦喜欢的,她一百个喜欢;凡是贾赦想干的事,她一百个拥护。她不但不讨厌贾赦“破格提拔”二奶,而且帮着贾赦设计、考评。贾赦屋里的二奶和邢夫人是一团和气,从不闻邢夫人对二奶有打骂之事,甚至连闹闲气的事也没有。她鼓励二奶主动接近贾赦,要争取贾赦“对你们好”。邢夫人的“好性子”在红楼社会里远近闻名。

这事要放在别的“家生女儿”身上,那是一百个愿意。但是鸳鸯不答应。

鸳鸯不答应,邢夫人不明白了。她没有想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鸳鸯可不是一般的“家生女儿”,她是贾府最高领导贾母的第一位红人,是贾母一点儿也不能离开的人。虽然鸳鸯并不指着这个作威作福,但红楼中人都知道鸳鸯的地位,都捧着她,巴结着她。鸳鸯在大观园逛来逛去,风光得很。突然一下子,她被贾赦收到房里,门都不能出,一下子从宝塔尖上摔到地上,鸳鸯能接受这个现实吗?不能。

一个在国际大都会的交际部工作的小职员,他的级别不高,但是他代表的是部长的意思。他和那些卷头发蓝眼睛的人打交道时下的指令,都执行的是部里的规章制度。他到机场接送客人,到饭店布置会谈,十分风光。他只是个小职员,但代表的是这个部。这样的一个小职员有一天突然被派到边远省份的小镇去工作,级别没有变,但他的背后不再是“部”,而是“镇”。他再不用到机场,也没有小汽车乘用。他的交通工具大概就是一辆小驴车,迎送的客人就是那些吸着旱烟的土干部。这个小职员的级别虽然一点儿也没有变,但他恐怕一时半会儿还很难适应这样大的落差造成的心理冲突。

现在的鸳鸯就是这样。被贾赦收为“小”,意味着风光不再,意味着青春死去,鸳鸯怎么能承受这样大的落差?

邢夫人可能还忘了,贾赦已经是个老年人,而且胡子都白了,已进入银色世界。鸳鸯有多大呢,才十七岁。根据一些情况的推断,贾赦已年近六十,二人相差四十岁。贾赦屋里有好几个小老婆,但却没有生下一子一女,看来贾赦的能力已经很弱。当然,古今中外,老翁少女结为夫妻的例子不少,那也可能是出于爱情,也可能是出于对男方成就的仰慕,自然,也有的是为了钱。

不能说鸳鸯不爱钱,但她是个“极有心胸气性的丫头”。既然有“心胸气性”,她就不可能不为自己打算。贾母对她这么依赖,绝不是自然而然的结果,而是鸳鸯努力工作的结果。难道她付出了这么多,最后只伴得老翁归?这不符合鸳鸯的性格特点。

可以设想一下,假如是宝玉“破格提拔”鸳鸯,鸳鸯说不定愿意。风流公子,对人体贴,是个“凤凰”,跟着宝玉多么好啊。看贾母的意思,宝玉以后定会娶林黛玉为妻。黛玉是个小心眼儿,但为人善良,并且是一起混熟的姐妹,不会对鸳鸯怎么样。况且她体弱多病,凡事还得靠鸳鸯的帮忙呢。虽然依旧是做二奶,但这样的二奶照样很风光,很受用。

可惜的是,宝玉叫众多美人包围得紧紧的,哪里能顾到鸳鸯?

这些问题,鸳鸯应是都考虑到了。以她目前的处境,绝不能去做二奶,先在贾母这儿待着,以后再图发展。鸳鸯向贾母哭诉了自己的请求,绝不给贾赦做二奶,要服侍老太太。贾母听说贾赦要鸳鸯,气得浑身发抖,狠骂了贾赦一顿,鸳鸯依旧留在老太太身边。

现在,鸳鸯只能依靠贾母了。然而,贾母一直到死,也没有给鸳鸯作出什么安排。

一是可能老太太没有想到自己会在短短一两年内死去。贾母活得很滋润,保养得很好,她已经过了八十了,活到九十岁应没有什么问题。贾母可能也是这么想的。但她没有想到抄家治罪大祸很快降临贾府,完全打乱了贾母的生活规律,也给她的心理造成了巨大的冲击,疾病也随之而来,终于不治,撒手西去。贾母实际上是被吓死的,她来不及给鸳鸯作出安排。

二是可能贾母根本没有准备给鸳鸯作出什么安排。贾母看起来面慈心软,但只要有什么事牵扯到那些“二奶”,贾母立刻就变了个面孔。凤姐过生日,贾母掏钱给她办置办酒席,贾琏乘机和府里当差的鲍二家的搞上了。凤姐大怒,不仅到贾母跟前告贾琏,而且给平儿一巴掌。贾母应该批评凤姐才是,她反而批评平儿。贾母一见赵姨娘,就气不打一处来,痛骂赵姨娘是“烂了舌头的混帐老婆”。晴雯原来是贾母跟前的人,后被贾母派去服侍宝玉,算是贾母的亲信。可晴雯被赶出荣国府,贾母没有进行任何干涉,是死是活也一概不问。贾母对这些“副小组”为什么这么狠,恐怕另有原因。

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荣国府除了贾母以外,没有任何贾代善(贾母丈夫)二奶的蛛丝马迹。按当时的习惯,贾代善应该有一批二奶和贾母一起生活,她们都到哪里去了呢?好,就算这些二奶命短,活不过贾母都已故去,那她们生的孩子呢?怎么红楼社会里连他们的一点儿影子也没有?一个最大的可能就是这些二奶和她们的孩子都被贾母整死了。如果是这样,贾母和二奶们之间一定发生过激烈的冲突和斗争。贾母老说我活了八十多了,大风大浪也见过一些了。这些大风大浪是什么?也可能是政治风波,但一定也包括了和二奶之间的那些惊心动魄的斗争。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贾母不会给鸳鸯作出任何安排的,更不会把她这个“副小姐”转正为小姐。贾母说不定一见鸳鸯就会想起来同二奶的斗争。当年,就是像鸳鸯这样的丫头在和自己斗,想把她整死了,她们当大奶。

所以,贾母骂退了贾赦,但绝对不会给鸳鸯作出任何安排。贾母死了,鸳鸯仍在原地踏步。她的出路只有两条,要么,叫人拉出去配“小子”;要么,叫贾赦抓去整死。鸳鸯绝望了,她无路可走,只有殉葬。

相关推荐

最新回复